威尼斯wns.9778,澳门威尼斯人攻略开户,澳门威尼斯人正规官方,威尼斯人娱乐官网,威尼斯娱乐手机版安卓客户端平台,bet36在线老网站,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注册,太阳城官网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科教?文化 > 正文

威尼斯wns.9778

文学评论

独特的乡土少儿世界

――青年作家王勇英的南方写作

青年作家王勇英的南方写作:独特的乡土少儿世界

王勇英作品书封(资料图片)

青年作家王勇英的南方写作:独特的乡土少儿世界

王勇英作品书封(资料图片)

张燕玲

近十余年,广西作家王勇英以《弄泥小时候》《巴澎的城》《水边的孩子》《青碟》《小城》《木鼓花谣》《弄泥木瓦》《巫师的传人》《雾里青花泥》等几十部作品蜚声中国儿童文学界,其中《弄泥小时候》《青碟》分别荣获第25届、2015年“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弄泥的童年风景”系列和《巫师的传人》分别获得2012、2015年度“全国冰心图书奖”等,《雾里青花泥》入选2016年中宣部“优秀儿童作品工程”。2016年底在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王勇英以自由撰稿人身份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王勇英近十年的创作之路,本身就是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的一个典型个案。她从最初写作校园文学时的跟风市场以及模仿,到近六七年的重新自我认识,重新寻找自己的南方的民族的文学根脉,将家乡民间神话传说和童年魔力重新注入自己的创作,回归儿童文学本质来审视自己创作,最终回归到自己的内心,这种文学自觉与不断的艺术追求,弥足珍贵。

1 巫气横生的南方写作

批评家李东华在《巫师的传人?序》中对王勇英有一个准确的判断,即“从追求畅销到追求经典”。是的,王勇英以她“弄泥的童年风景”系列,实现了她审美风格的“华丽转身”,这朵南国的文学之花,历经风霜雪雨,终于开出别人难以模仿的形状与美丽。

这份独特性首先来自她瑰丽的想象力。无论她最初的校园文学和魔幻写作,还是近年“弄泥的童年风景”系列、《雾里青花泥》《巫师的传人》等作品,在客家文化、乡土民风、自我童年记忆和当下孩子之间,在王勇英这个出生于中医世家的博白女孩笔下,满纸鲜活的客家乡音,满园生长的中药百草,满目南方独特的民间传奇,满耳聪慧少儿的欢声笑语,清澈唯美,想象瑰丽,巫气横生。

都说英雄的“复归”,是当下一个世界性的现象。幻想小说《巫师的传人》就生动塑造了一位成长中的少年英雄:巫师的传人。少年鸟麻(原名舞风)因家庭变故,返回故乡并被选为巫师的传人,从无忧无虑的城市孩子到面对自我,并在择善而生的成长中为仁为情为义,他的身上既有传统英雄的影子,渴望承接仗义豪侠、侠肝义胆的传统,更向往单枪匹马、拯救山寨的灵力,以及对抗幽暗的狂野力量,当然,更有童真、童心与胆怯。他择善而生,通过现代社会初识的礼与仁,使之善于从惯常被视为恶妖或常理的恶中发现善意或化为善灵。尽管第二部以幻境为结,仍然显示了作者出色瑰丽的艺术想象和虚构的能力,这样的文化想象虽是文学虚构的,更是时代的现实的。因此,从艺术层面上,王勇英作品不仅能获得中国的读者,也能契合世界儿童文学的期待视野。

广西亚热带的阳光雨露和繁茂生机、特有的喀斯特地貌弥漫着一种野性和神秘感,尤其地处山地的少数民族地区山林迷莽,奇崛苍劲,野气横生,民风淳朴。李泽厚先生曾说:巫术礼仪特征是动态、激情、人本和神本不分的一个世界。而王勇英笔下的少年巫师从被动到主动,他是由礼与仁再感知巫性:由于少年鸟麻的纯良仁义,他从抗拒、被吸引到奋身求巫术以解救危难,一步步渐行渐进入神意与灵境。于是,由巫到礼,释礼归仁的“巫史传统”,在人与万物生灵你中有我、互存互为的世界里,族人利己避害。主人公学习着为大家解忧祈福,逐渐获得山寨乡亲的尊重。尤其第一部,语言清新灵动,行云流水般的叙事连疙瘩都不打一下,给文本带来了瑰丽独特的灵感和创意。全书简洁与明净、充满奇思与温情,向孩子传递着自我认识与成长。而叙述灵光闪烁的天马行空与悠游无拘,既是对传统童话叙事的突破性探索,也契合了世界童话的艺术本质,那种神秘烂漫而纯净明亮的童心、瑰丽唯美的画面与巫气横生的文字,构成了质朴而鬼魅、精灵而温暖的幻境风格。

2 上善若水的人生态度

勇英具有独特文学视角与独特发现,那些波澜不惊的题材,她总能在叙事与视角上别开洞天,显示了她目光的文学自觉。浪漫文学以情为主,满怀女性绵柔率真的王勇英上善如水,面对少儿世界,尤其家庭缺失的孩子,她动了情的笔尖,一往而深。当然,这一切皆建立在叙述的写实基础上,乃至《巴澎的城》过于写实古雅的客家方言,而与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失之交臂。也正因为作者的写实功夫,转型后更注重辅之民间文化的瑰丽想象。于是,面对现实的残酷性,王勇英对爱对善对美的关注目光与发现表达,变得更宽更深了。

《小城》里犯人的孩子小城,被寄放在一个残障儿童聚集的地方。王勇英却艺术化地让这群残障儿童组成了一个魔法学校,饱含深情地叙述孩子们的成长。《木鼓花瑶》则是一个城市单亲家庭的少年木鼓,遇到山野中的留守女童花瑶,他们在青山绿水的苗寨里共同成长。这种上善如水的人生态度与独特的儿童文学视角,在《巫师的传人》更为显见。

中学生鸟麻因为父母的离异,自己何去何从时,才被告知自己的亲生父亲在远山的乡间。一个感伤世俗的故事,却被王勇英写成一个灵性四溢、唯美超凡的魔幻与现实相映成趣的故事,而我们也看不到人物因身份错位之后的颓丧,而是对人间的无常充满同情的理解,丝毫不影响鸟麻上天入地、飞沙走石,逐渐成长为少年英雄。如此的同情之理解与理解之同情,使作者赋予笔下人物人性的暖色,诸如被拐的盲童青麦子、单亲木鼓、留守女童花瑶、服刑人员的孩子小城等等都在庸常的生活中走出阴影,快乐生长。这种独特的文学内容与文学形式,来自作者上善若水之心,以及如花之妙笔,使之作品不仅散发浓郁的南国独特气息,字里行间还不断闪烁着灵动的光泽。

于是,万物有灵。她善待人间万物,此时的物是王勇英心目之物,是有了她想象和象征化了的物。是的,王勇英关切钟爱她的南方,苍苍莽莽的山林,对万物对神灵充满着深情与敬畏之心。于是,鸟麻连爬老桂花树都于心不忍,怕弄伤了树皮;而不能违背生命自然生死的巫师,身体有病依然相信医学……我们完全被字里行间的郑重与诚意、爱心与善意感动,小小主人公鸟麻一再被族里长老告诫:对神灵任何不敬,都会带来灾难。于是,在王勇英的奇妙文字、洁净文意里自然灵气丰盈,万物充满灵性。点树花开,呼风唤雨,腾云驾雾,披荆斩棘。在无边无际的幻境里,连升月患病竟也是因为其天然的植物灵性所致,她是来这个世界寻找自己的灵魂家园。她与鸟麻一样,都是有慧根的人。当善良的鸟麻陪她到人间仙境,升月对时光、青春、生命流逝的敏感,在向上向善的鸟麻安抚中,莺声燕语,尽管有落花纷飞,却也有一种人间温暖如暗河潺潺而流,令人感动。是的,敏感灵性的王勇英,就是通过这样独特的视角爱惜世间美的事物,以善念面对世间红尘的各种困难,为此,发现与造就自己,以及笔下少年的勇气、坚强,并共同走向成长。

于是,笔下的幻境中,人物与万物相识相知,能知百草药性,能闻其独特气味,能听它们在风中传送的语言、风声,还能与搜妖人、读骨人、狼妖、药灵王、幽灵王乃至飞禽走兽等万物的对话,当然写精写怪,写神写巫,最后都落到童真、童心以及人性人心的善意,落到自己的内心。

更为可贵的是,她的个人发现里显示其不俗的思想与文学品质。能从幽暗与幽微中,辨析人性的微光,并给予理解之同情。如步步描述幽灵王的善意,使幽灵王有了众巫斥责之外的善良形象。而同为搜妖人,老搜妖人树巫视一切妖为孽,定要收服;小搜妖人树鸡,则童心未泯,每当发现鸟麻拯救被中古迷惑的小妖时,处处相助。作者自自然而然地写着情与理,行规与情义的冲突,以烂漫的手法,在巫气横生的内核里饱含着作者对人生人性与人心的理解。王勇英越来越沉静地观察人生,并对文学有着一种严肃的创作态度,作者以此丰富的儿童世界来关怀人性、喻世警人。为此,王勇英的创作,便不仅有自己的写实功夫,更显见了她直抵人心的写意追求和文学态度,可见她是位独特的有宽度与深度的作家。

关注现实,直面现实,但始终给孩子们一个美善温暖的世界,哪怕家庭与身体残缺不齐,也让笔下的少儿择善而生,精神家园充满人间温情。“家是明亮的灯塔,照亮成长之路”,饱含女性绵柔、母性温软的王勇英如是说。

3 少儿成长的中国故事

我曾经写道:“王勇英笔下的少年生活,充满了桂东南丘陵地带的万物花开与灵性飞扬。她的“弄泥的童年风景”系列,以及新著《水边的孩子》以委婉的笔调,不动声色地叙写了依山傍水偏僻小山村里一群群孩子的现实生活和精神成长,以现代社会稀有的静气和精气赢得了中国儿童文学界的青睐。”

王勇英笔下的少儿成长都置身南国美丽的自然环境,以及敬畏万物的质朴的乡村民俗中,灿烂美善的民俗文化净化与催生了少儿的成长。他们无拘无束地生长在《巴澎的城》里,而“鸟麻之城”的男孩更是自由地穿行于喧嚣的都市和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穿行于当下的流行文化和遥远的神话传说之中。我们见证民间文化对孩子们的哺育,见证他们面对骆越文化“花山岩画”的心灵震撼,当然也见证他们在美如仙境与残酷现实之间的茁壮成长。

《雾里青花泥》以一只灵性的家狗青花泥的视角,描述盲女童青麦子成长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感恩的故事。本来盲童青麦子被人拐卖的悲剧很容易写成一部世俗化的社会问题小说,然而,在王勇英细腻唯美的笔下,变成了一个在雾里村美丽的山水中,被拐卖盲童青麦子与收养者青巾老妈,以及人与狗之间,深情款款地演绎了一个美善至真的传奇。故事里,青麦子与青花泥同生共长,令人欢喜。当青麦子被亲生父母找到并治好双眼后,她却执意要回到养育她的雾里村。因为她牢记青巾奶奶的话:自己就是一棵青青的麦子,“我只认我们这片坡地的泥土,只喝我们丙中洛的雪水”。“青麦子对着雪山笑起来。不管未来怎样,她都要作为一棵青青麦子,在这里好好生长”。尽管,我个人并不十分认同这个结局,但是青麦子的成长所表现出深切的感恩、反哺的价值理念和深厚的家园意识,以及全书水一样流畅优美,脉脉含情里有一种人性的暖意汩汩流淌,十分动人,便理解了作者为青麦子选择这个人与自然善美的所在。这种有水一样质地的乡土少年成长小说,还有《水边的孩子》《木鼓花瑶》《小城》,以及“弄泥系列”等等,这些水边远山,壮村苗寨,红花绿树中,那些机智坚韧、生机勃勃的乡土少男少女,尤其是留守儿童、单亲孩子、智障少儿等等,都在王勇英的明静清洁、瑰丽灵性的笔致下,虚构出一个个生气盎然的成长故事,它们细腻唯美,灵性神秘,聪明美好,令人难忘。

不幸中的万幸,也许在现实生活中是偶然,但对在真善美环境中锻炼成长的少儿,便有了内心强健的可能,便有了从偶然走向必然的可能。我想,这也许是王勇英的上善,当然这也是人性的底色。

于是,灵性飞扬,万物花开。《青碟》《巴澎的城》古音渺渺、雅言嘤嘤的客家方言,《花一样的村谣》《木鼓花瑶》美丽的民族民俗风情图,《巫师的传人》多民族文化与现实魔幻相生相应,以及乡土少年们的精神成长,使绚丽多彩的民族民间文化更加飞扬,更加迷人。王勇英把南国的独特大自然,以及少数民族的民俗元素演绎得风生水起,绚丽多彩,她以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接续传承,成就了独特的乡土童年的中国故事,并以此成为了中国儿童文学的标志之一。

0
0
0
0
0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威尼斯wns.9778

威尼斯wns.9778

威尼斯wns.9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