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片

近期,现金贷饱受质疑,利率过高、野蛮催收、滥用个人信息等问题层出不穷。

对于当下看似“失控”的现金贷发展现象,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分析称,现金贷“失控”并不是普遍的行业现象。他表示,问题可能出现在一些细分领域,如校园贷,但在监管介入后问题得到控制。此外,个别环节存在失控,如暴力催收。局部的失控往往是处在高速发展行业的常态,只要将问题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失控的现象可以正常看待。

现金贷以利息和服务费盈利

有研究数据表明,国内约有50%的人得不到传统金融机构的信贷服务。面对这一市场,互联网金融开始介入,2015年左右现金贷业务兴起。至今,据不完全统计,市场上打着现金贷旗号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有上千家,活跃用户约为3000万人。

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表示,现金贷泛指无场景、无指定用途的小额贷款业务,其模式主要是借鉴国外的“发薪日贷款”。

现金贷的盈利点在哪儿呢?一位互联网金融企业高管表示,现金贷宣传的往往是日息(每日利息),甚至有“无息贷款”,急需用钱的人看到,会感觉短期借用“蛮合适”。但是,用户要为这笔借款付出高低不等的服务费。这笔费用在借款发生时可能企业并未明示,实际上可能很高。“用户在借款时一定要仔细看相关合同,留意收费条款。”该高管表示,大部分规范的平台按照借款金额的5%左右一次性收取服务费。但有的平台会按天收取服务费,服务费名目各异,如信审费、管理费、手续费、平台运营费等。

而对企业方来说,是以正常还贷人群的利息和费用来弥补欺诈人群以及未还钱用户带来的坏账。“只要坏账不高于50%就可以继续。”一位现金贷从业人员如此表示,“此外,再将利率提高,就可以覆盖获客成本、运营成本等,逐步实现盈利。现金贷企业通过大数据风控等技术手段,还可以逐步降低坏账,实现盈利增长。”

现金贷出现三大毒瘤

现金贷在业务规模增长的同时,也面临着舆论的指责。利息和服务费“滚雪球”、暴力催收、个人信息泄露甚至被盗用……

以“XX贷款王”为例,期限一个月的贷款,日息千分之一,还有5%的一次性服务费,单月总费率为8%,8%×12+5%就是年化总费用率。

如果是按日收取服务费的,则最终还款金额更加惊人。以一个现金贷平台为例,其日利率为0.03%,每天收取借款金额的0.97%作为服务费,此外还要加收借款金额6%的平台运营费。若借5000元,期限一个月,利息仅需45元,但服务费和平台运营费则要1755元。一个月后本息共6800元。如此计算,该平台的实际年化利率达到了366%。

此外,民间金融行业的潜规则也让用户防不胜防,部分平台会有“砍头息”的操作,让用户在借款后来不及后悔。出借人借给借款人1万元,但在给付借款人款项时直接把利息2000元扣除,只给借款人8000元,而借款人则给出借人开出1万元的借据。

利息与服务费等变相增加,导致有些用户最终还不上贷款。而企业为减少坏账,对这些用户实行催收,过程会产生一些恶性事件。有观点认为,饱受指责的“裸条”事件其实就是现金贷的乱象之一。出借资金的平台滥用借款人信息,以向借款人好友发送借款人照片为威胁,是不正当的商业行为。

避免陷入借贷困局

正如P2P网贷发展初期一样,现金贷此刻发展迅猛。对于同时出现的一些“失控”现象,薛洪言表示,现金贷“失控”并不是普遍的行业现象,只要将问题控制在局部范围内,失控的现象可以正常看待。

多位互联网金融从业人士称,现金贷的野蛮生长必然会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这也是该行业的洗牌节点。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认为,一方面,不要“一棒子打死”,应允许“现金贷”具有一定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监管政策应不断完善,进一步明确监管部门、准入门槛、业务红线等。

目前现金贷行业仍处于起步期,尚未经历完整的风险周期,部分平台自身风险控制能力薄弱,但为了提升竞争力,盲目比拼放款效率、授信额度。“用户还是要留意相关信息和合同,避免陷入不正规平台的借贷困局。”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高管称。

(据《投资者报》)

责任编辑:何梦婷

相关报道: